当前位置:m.lom599手机版首页 > 社会科学 >

从贝塔斯曼的中国故事学什么-(转)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向贝塔斯曼的中国故事学习?

  最近,贝塔斯曼关闭了“21世纪精装书连锁”有限公司的36家门店,并终止了中国图书俱乐部的业务,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本报在6月25日由记者陈刚发表的首页“贝塔斯曼为何击败中国书业”引起了国内外图书界的关注,被普遍认为是贝塔斯曼10年来对中国市场的分析。深入,更贴心的文章。英国权威产业媒体“书商”杂志,德国“图书商业”授权报刊被转载。 Paul Richardson教授是英国着名的出版专家,长期从事全球出版集团和发展中国家出版业的战略研究。在阅读了“贝塔斯曼为什么中国图书业失去了一篇文章”的文章后,为该报撰写了以下文章。保罗基本上同意陈刚对贝塔斯曼中国故事的分析。但他认为,贝塔斯曼的中国形势并不意味着西方出版集团在中国的出版业并不是很强的竞争对手,因为中国的出版集团太弱,不具备在国际贸易上的新技术和经验,对国内一些出版机构进入海外市场提出了特别的建议,要加强风险管理的意识和能力,必须具备较强的海外市场反应和投入能力,不仅要有合适的当地合作伙伴,有关当地政府在市场上的运作和需求的独立信息。针对贝塔斯曼与“21世纪精装图书连锁有限公司”合作关闭了36家门店,以及随后宣布终止中国图书俱乐部的举动,中西媒体纷纷报道大肆吹捧背后的猜测。但是,这不值得一本大书。事实上,问题不在于贝塔斯曼为什么失去了零售业务,而是为什么它首先选择在中国做这样一个小书店。所有媒体报道中最有趣的文章之一是“商业周刊”6月25日发表的“为什么贝塔斯曼失落的中国书店”。本文分析了事件背后的原因,并提供证据表明,贝塔斯曼进入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尽管在这个市场上进行了10年的探索,贝塔斯曼仍然无法将自己的门店业务与图书俱乐部和在线零售业务整合在一起。因此,贝塔斯曼负担沉重的代价,变成一个沉闷的管理环境。作为一家外国公司,它对中国市场的复杂性和挑战缺乏足够的了解。结果似乎惨淡,但是有多严重呢?中国和西方出版传媒集团可以从中学到什么?首先,这与贝塔斯曼的企业本质有关,与Pearson和Reed Elsevier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不同,贝塔斯曼不是上市公司,而是家族企业,这种所有权的积极方面是它可以自由从股市的跌宕起伏,可以规划企业的长期战略,比如在中国的投资已经有10多年了,不利的一面是,它的作用和反应还不够快,如果被皮尔逊所取代,它将永远不会进入中国图书零售业。即使进入,它也会更快地识别错误,并及时纠正错误。随后是贝塔斯曼的规模。 2007年,贝塔斯曼集团的收入为187.58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低于10%,其五大主要业务包括RTL(贝塔斯曼持有90%的股份) - 欧洲最大的电视,广播和娱乐产品制造商Gunajar(75贝塔斯曼所拥有的股份) - 欧洲最大的杂志Random House(贝塔斯曼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 全球最大的流行书籍出版商索尼BMG(贝塔斯曼持有50%的股份) - 世界上最大的“ (贝塔斯曼全资子公司) - 全球最大的打印机和媒体服务提供商之一,以及世界最大的图书馆媒体俱乐部直接集团(贝塔斯曼全资子公司)。二十一世纪图书连锁股份公司,中国图书俱乐部和网上书店都是贝塔斯曼直销集团的业务,从贝塔斯曼的销售和利润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更透彻地理解,显而易见的是,21世纪锦绣图书连锁有限公司这是贝塔斯曼帝国业务的一小部分,关闭其无损业务不会影响其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投资计划,当然这件事情还是有实质影响的,没有哪家大公司愿意承认这是一个错误,总而言之,与贝塔斯曼的全部业务相比,中国图书俱乐部的业务和店铺运营只是一毛钱。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时机 - 为什么他们此时选择关闭图书俱乐部?答案是:贝塔斯曼的新任总裁接任,他将对集团的业务进行一些调整。今年1月,曾经是欧沃托总统的哈穆特·奥斯特罗夫斯基接任贝塔斯曼总统。新任官员上任三火,他需要做点什么。兰登书屋首席执行官彼得·奥尔森(Peter Olson)于2008年5月辞职,取而代之的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助理助理马科斯·多尔(Marcos Dorr)。据说Olson在Olson和另外一个负责英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兰登书屋(Random House)的领导人Jill Rebak之间分裂,Ostrovski需要清理表现不佳的业务部门,特别是利润贡献率最低的直接集团,因此,21世纪锦绣博览会和中国图书俱乐部的业务也已经出来,同时,奥斯特罗夫斯基清楚地认识到,传统的图书俱乐部模式受到网络零售商的打击,而这些网络零售商通常提供较低的折扣。分析了中国图书俱乐部失败的原因,但这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贝塔斯曼试图卖掉他的法国俱乐部,看起来似乎o退出Book Club这项业务。那么,从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学到什么? 1.提高风险管理意识在市场经济中,任何成功的企业都需要承担风险。但是,风险必须是可以管理的。进入新市场或尝试新业务本身就是一种风险,两者相结合的风险因素甚至更高。在尝试风险之前,您需要确保两件事情。首先,一旦进展不顺利,就不会牵制整体业务。在贝塔斯曼事件中,尽管他们亏损了,但他们还不够流动。其次,一旦进展不顺利,就需要迅速作出反应。贝塔斯曼的反应时间在21世纪的连锁书店活动中显得过分,未能扭转时代的下滑局面2.谨慎投资海外市场海外投资是一项挑战,特别是当外部文化和市场条件完全不熟悉的公司,一个想在北美和日本经营的德国公司,或者是希望在中国经营的印度公司,面对这个挑战,反之亦然,一些中国出版商现在开始投资西方市场,如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科学出版集团和中国青年出版社国际组织,无论在国内有多好,在国外投资都面临相当大的障碍和困难,另外还有两个必要的准备工作:一是在那里必须有合适的合作伙伴;对于贝塔斯曼来说,正如陈刚在文中所说的,也许不是选定的合作伙伴;二是需要对当地政府有一个独立的把握市场运作和市场需求信息。 3.西方出版商仍然是中国对手贝塔斯曼打败中国图书业的强劲对手文章末尾引用浙江新华书店集团董事长周力威的话说,西方出版商并不可怕,我不同意这一点当然,也许周立维也许意味着在中国市场,西方零售商根本就不是中国的竞争对手,对于中国出版商来说,西方出版商仍然是最强大的对手,贝塔斯曼确实采取了错误的举动,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错误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退出中国市场,其他大型出版集团也是如此,其中还有很强的出版社,全球排名前40位的出版商中,有8家来自美国,6家来自英国,5家来自德国和日本的有法国和西班牙的四个,加拿大和荷兰的两个,芬兰,瑞典和比利时两个国家分别贡献了一个。中国没有单一的来源,尽管中国是巨大的国内市场。中国出版集团不但软弱,而且在新技术和国际贸易方面没有经验。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