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lom599手机版首页 > 人文博文 >

给本科生配导师:要么不做 要做就一定做好—新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要本科生导师:要么做不做的事情一定要做 - 新闻 - 科学网

  今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将招收第一批本科生。最近,它的官方网站宣布,本科生的培训将使用建立本科学术导师的指导系统。

  首批390名全日制本科生导师不是普通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官网列举了一系列头衔,其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名誉院士,国内外学术带头人和知名教授,长江学者,国家千人计划候选人等等。

  是否有必要有本科生导师?

  从2014年至今,中国科学院(以下简称国家科技大学)副院长杨国强一直是三名本科生的学术导师。三年前,这种做法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当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类似,科大理工大学开始招收第一批本科生,开始了本科生导师制的探索。具体做法是由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8000左右,精心挑选,包括院士400余名骨干教师,担任本科第一批学术导师。

  尽管教育部于2005年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校本科教学工作的若干意见”,合格的高校应积极推行辅导制度,努力提供高质量,个性化的服务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然而,有人仍然怀疑,如此高的本科生是过火的。

  杨国强质疑这也使人难以理解。这不是矫枉过正,但不应该被视为疏忽。杨国强说,这个设计的初衷是当大学生遇到学术和生活的困惑时,会有一个导师能够帮助。更重要的是,要让科学家在研究领域活跃在导师的本科生。如果这些学生今后继续研究,他们肯定会处于科学研究的前沿。

  作为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的一名高年级学生,彭兰婷也享受了导师的待遇,他告诉记者,他的本科导师是系主任,通常给他们定期上课,他和导师交流,都是离线的,但是也在网上。

  我的一些同学很受我的主管的影响。彭兰亭对科技日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学生选择了学术导师,导师不仅给了他很多学术建议,还邀请他参加研究生小组讨论,引导他进行科学研究训练。最后,同学们成功的把我们学校的研究生送到了学校,而整个系统的宝颜成绩第一,让周围的学生羡慕不已。

  感觉本科阶段教师相当好,学术,科研,专业规划等问题都可以找到相应的老师交流。彭兰亭说。

  本科生导师制具有自己的特色探索

  目前,越来越多的高校宣布将采取本科生导师制。 “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发现,不同院校的导师制也有自己的特点。

  我们学校的模式很难模仿,杨国强在引进国家科技大学本科生导师制度方面颇为自豪,自2014年以来,我校每年招收的本科生不超过400人,现在大约有700名到800名博士生导师邀请列入本科生导师名单,本科招生名单可以按照这个名单和导师进行,学校的规定是每名导师不超过四名本科生出场,目前全部在校学生本科以上学历至少是教授级别,大部分具有出国留学经历或具有上千名规划师,国家级荣誉和学者的称号。

  整个中科院全国科学研究所的骨干作为后盾,这些资源在许多大学里是不可用的。杨国强说。这就是事实,绝大多数高校师生比例和国立科技大学是相反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探索本科生导师制度。

  华北电力大学副校长卜春梅介绍,自2002年以来,该校在两所高校师资班授课制度下,于2006年开始推广学校。方法是聘请首席科学家,包括973计划,国家教学名师,长江学者等高调骨干教师做本科班的班主任。

  华北电力大学虽然命名为班主任,但这个角色组和其他大学本科生导师似乎没有区别,都是专注于为学生提供学术和生活规划的指导和生活上的帮助。不同的是,每个班主任都要负责一整班学生,面积是四年。

  浙江大学本科生导师制只在部分院校就读。彭兰亭是经济学院的少年选拔导师,兼任优秀导游和总经理的组合。作为前30%的学生,蓝庭鹏可以在学院规定的范围内选择双向导师。其他学生和双向不成功的学生是由学院随机分配的导师。学生也有权向大学辅导员申请调整。

  与中国相似,各国大学生的导师制也有很大差异。卜春梅去年在英国一所大学读书,发现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本科生和导师只有很少的学生,一般是一比一或一比二,而且学校的学费很高。其他高校也大不相同,也是一名本科导师负责带十几名学生。

  要提供本科生导师,还是要考虑高校的具体情况,不能一味的学习牛津剑桥,只有充分考虑到我国独特的历史,国情,文化,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说过。

  要么做不做

  目前,对于大学生导师制还有很多的解释。但是最熟悉的本科生导师制在起伏的过程中,还是感受到了这些高校的过江之石。他们也是解决问题的主体。

  华北电力大学教师班教师机制已实施15年。实施过程中还有一些高校的教师配备不足的本科教师。卜春梅告诉记者,后来探讨邀请邀请​​其他专业老师作为老师进来,让学校的老师动员起来,更好地营造了一个充分的人员配置氛围。

  彭兰婷不久毕业于本科,复习了我所经历的本科生导师制,希望有一些好的规定能够落实。例如,我们的大学法规,导师和学生每次面试或集体指导不下一次。许多教师可能不会这样做。

  对于彭兰亭提出的问题,杨国强并不承认本科生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松散的。对于本科生来说,校方只要求他们及时回复学生对学生选课的“困惑,问题和签名”,对于他们遇到的导师和学生的数量不会有严格的要求。他也不觉得这应该是导师的硬性约束:本科生家庭教师不应该被视为幼儿园的阿姨,而应该被看作是多年来的学生交友。

  有的学生说他们没有多次给导师答复。杨国强说,在这样的情况下,科大的做法很简单,就是为导师提供建议,另一个问题是因为每个学期你不需要看几个导师,所以有的学生不主动跟他们的导师,对策是鼓励学生和导师多交流,使他们能从这个机制中获得更多的收获,杨国强坚信,问题的最终解决还是依靠学生自己,学校要做的是为学生挑选一位好导师。

  所有的做法都必须回溯到教育的起源。当科技日报记者邀请杨国强的大学生导师制度为大学提出建议时,他表示:做条件,没有条件不要做。如果你这样做,我们必须做好。在杨国强看来,如果只把本科生导师制作为录取噱头,那就毫无意义。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人文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