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m.lom599手机版首页 > 电子科技 >

誓言无声 “潜心”永恒——“中国核潜艇之父”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誓言沉默“浓缩”永恒 - “中国核潜艇之父”“深潜”生活 - 新闻

  11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代表合影时,拍摄了全国道德模范黄旭华的照片,并邀请了站在人群中的93岁的老人坐在他旁边。

  \\ u0026

  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九研究所名誉主任。

  \\ u0026

  对于祖国的核潜艇事业,黄旭华不愿透露姓名的30年,60次风雨兼程,九十多岁。他的人生就像深海中的核潜艇一样,神秘而更负面的使命;沉默,但有无穷的力量。

  \\ u0026

  \\ u0026

  CSIC 719研究所办公室黄旭华(摄于11月23日)新华社记者刘叔平摄

  \\ u0026

  30年的匿名

  \\ u0026

  1958年,中国启动了核潜艇研究开发项目。参加模仿苏联常规潜艇的大学造船系毕业生黄旭华就成了其中之一。

  \\ u0026

  四年前,核潜艇出生在美国。一年前,苏联的第一艘核潜艇发射了。

  \\ u0026

  黄旭华说,一开始涉及核潜艇的发展,我就知道这将是他一生的事业。

  \\ u0026

  父母是黄旭华的医生,童年的志向是治病,治病。但是,他在高中时曾被祖国的日本人欺负,放弃了医务工作。

  \\ u0026

  要轰炸轰炸,因为我们国家太弱了!黄旭华说,他想学航空,学习造船。于是,黄旭华出生在海边,考入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学习,为自己一生的职业打开了大门。

  \\ u0026

  但是,当中国想建造一艘核潜艇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 u0026

  1959年,赫鲁晓夫访问了中国。中国领导人希望苏联帮助中国发展核潜艇,但赫鲁晓夫认为中国不能建造核潜艇。

  \\ u0026

  对此,毛泽东主席发誓:有一千年的核潜艇出现了!

  \\ u0026

  在武汉中船重工研究所719办公楼,董事长誓言刻在墙上,仿佛历史的回响依然在我耳边回荡。

  \\ u0026

  听了这些话后,我更坚定地致力于核潜艇的事业。黄旭华说。

  \\ u0026

  但是,我们面临的困难不仅是科技和工业生产能力落后,更大的困难是这个领域没有合格的人员。没有人见过核潜艇,没有参考资料,严格封锁国外,全部自己摸索。

  \\ u0026

  怎么做?一万年太长,争取现在!骑驴找马,驴不在话上,他们张开双腿,从不等待。

  \\ u0026

  模型玩具供参考。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们分散地找出了外来的信息,重点分析和计算。最后,他们已经想出了如何建造核潜艇,但是他们不确定它们是否和美国的核潜艇是一样的。此时,有些儿童玩具从国外带回了两艘美国华盛顿潜艇。拆解后发现玩具在密集的装备上和他们的核潜艇图纸的想法基本一致,验证了正确的方向和思路。

  \\ u0026

  计算核心数据。黄旭华也珍惜前进的卡珠算盘。他说,收购第一艘核潜艇数以万计的数据是通过算盘和计算法则计算出来的。为了保证数据的准确性,通常将两个组合在一起,直到结果一致。

  \\ u0026

  秤称重设备。为确保核潜艇的重心稳定,要求对船上所有设备进行称重,并保证边缘材料不变,不慎,核潜艇重量测试值和设计值差不多完全一致。

  \\ u0026

  付出就有收获。

  \\ u0026

  黄旭华说,他和同事用这种方法解决了许多最先进的技术问题,打破了核潜艇中最关键,最重要的核电站。下降线船体,船体结构,人造大气,水下通信,惯性导航系统,发射7技术,即七朵金花。

  \\ u0026

  1970年12月26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发射入水,当这个怪物从水中漂浮时,黄旭华流下了眼泪。

  \\ u0026

  1974年8月1日,中国第一艘名为“长征”的核潜艇,正式列入海军的作战序列。

  \\ u0026

  从1965年的09年计划正式项目,不到10年的时间,我们制造了自己的核潜艇。黄旭华说。

  \\ u0026

  十年磨剑。黄旭华和他的同事荒岛搜索,写下了世界核潜艇发动历史上辉煌的一章,启动三年后启动,启动两年后,入水四年后正式进入海战序列。

  \\ u0026

  在这一点上,中国已经成为继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这使得中国有能力进行第二次核反击,其浩瀚的海洋已经成为阻挡外敌的海上防御墙。

  \\ u0026

  深海巡航中国核潜艇,还有深入的研发人员的技术和名称。

  \\ u0026

  30年来,为了保证我的工作,我没有回家。当我在家外出发展核潜艇时,我已经三十出头了。当我回家和我亲爱的人见面时,我已经是60多岁的白发老人了。黄旭华说。

  \\ u0026

  \\ u0026

  办公室黄旭华(摄于2016年12月20日)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 u0026

  60携带风暴在一起

  \\ u0026

  1974年交付第一艘核潜艇时,我们总结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团结奋斗,无私奉献四个字。我们把它称为09(核潜艇精神)的精神,它们还没有过时。黄旭华说。

  \\ u0026

  正是在这种精神鼓舞下,中国的核潜艇业务正在迅速发展。

  \\ u0026

  核潜艇的战斗力是否有效,最终的深潜测试是关键。但是,世界上没有任何首席设计师用核潜艇进行最终的潜水测试。

  \\ u0026

  1988年4月,一位64岁的黄旭华决定尝试新的中国潜艇进行第一次深海潜水试验。

  \\ u0026

  深潜测试是为了测试在极端条件和海洋系统下的核潜艇的安全性。在核潜艇试验中,风险和挑战最大。

  \\ u0026

  潜艇潜艇艇员遇到事故并不罕见。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核潜艇长尾鲨在深海潜艇试验中沉没,船上有100多人遇难。

  \\ u0026

  核潜艇是中国自己完全发展起来的。我们检查了每件设备,每个钢板,每个焊接,每个管道。我非常有信心!但是,没有疏忽?有什么超出我的知识范围?还有哪些潜在的危险不承认?

  \\ u0026

  黄旭华说,虽然信心是足够的,但他不能被淹没。如果在潜水过程中出现异常情况,我可以帮助及时采取措施。我不是一个超级英雄,我想和大家一起牺牲,但为了大家的人生安全,确保人和船安全。

  \\ u0026

  黄旭华的妻子李世炎也声称他去了潜水:万一出事了,你在现场,每个人都有骨气!

  \\ u0026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四小时,黄旭华在水深限制下,完成了四小时的深度潜水测试。当到达设计深度时,巨大的水压使得核潜艇在许多地方咔嚓一声,激荡。黄旭华冷静的回应,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 u0026

  测试成功了,小船沸腾了。握手握手,拥抱拥抱,哭泣,笑。

  \\ u0026

  李石屹哭了起来,她心中的岩石压力倒在了地上。

  \\ u0026

  黄旭华笑了起来,马上摇摆:花儿,探索龙宫,惊涛骇浪,在哪里好玩!

  \\ u0026

  疯狂和快乐,是我生活的写照。沉迷于核潜艇,而核潜艇则感到高兴。黄旭华说。

  \\ u0026

  直到今天,黄旭华与核潜艇的不解之缘仍然延续。 60年风雨兼程,核潜艇事业一直伴随着他,步伐从未停止过。现年93岁的黄旭华每天仍然是8点半到办公室,整理几十年的工作积累了数米高的一堆信息,希望能留给年轻一代。

  \\ u0026

  年轻人出于蓝色,我相信他们。我自己的立场是鼓励他们,让他们振作起来,欢呼和支持他们,如果有必要的话,在场上指导他们,而不是在需要的时候教练。

  \\ u0026

  黄旭华说,他愿意自己携带三面镜,交给年轻的核潜艇研究人员:放大镜开阔视野,寻找线索;显微镜放大的信息看到的本质;

  \\ u0026

  \\ u0026

  黄旭华夫人(右)正在为他打包(2014年5月28日拍摄)。新华社记者熊金超摄

  \\ u0026

  一生的家乡感情

  \\ u0026

  2016年10月15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巡航海面退役40多年后,进驻青岛海军博物馆码头。

  \\ u0026

  不过,核潜艇的首席设计师仍在服役。从1958年至今,黄旭华从未离开过核潜艇的发展,似乎从不疲倦。

  \\ u0026

  核潜艇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你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是四位数是5209,这个号码是我自己的选择。 5209是什么意思?我爱09,09是核潜艇的代号。我爱09,我整个人生都和09.黄旭华说。

  \\ u0026

  为了不泄露国家机密,我淡化了与朋友和家人的关系。家长多次写信,问我哪个单位工作,哪些工作,我已经避免了。当我父亲生病时,我无法回家护理;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没有葬礼。死亡的父亲不知道他的第三个儿子是什么单位,但不知道这个工作在做什么。黄旭华对家人表示无尽的遗憾。

  \\ u0026

  因为我从来不知道黄旭华做了些什么,30年来,家人常抱怨,不明白。直到1987年,上海文汇月刊发表了“未知人生”的报道,描述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生平经历,指的是总设计师黄和夫人李世阳。黄旭华隐藏了30年的生活,才渐渐显露出来。

  \\ u0026

  黄旭华把这篇文章寄给了广东家乡的母亲,母亲一遍又一遍地读了这篇文章,脸上流下了泪水,她知道总设计师的妻子李世英是她的媳妇,她的首席设计师当然是她的儿子,她向家人流泪说:三哥(黄旭华)的事情,我们要理解,要懂。

  \\ u0026

  妈妈知道莫妈妈这句话传到我耳边,我哭了。随着山的负荷30年,缓解。我说我想念你,我来看你啊。黄旭华说。

  \\ u0026

  1988年,黄万华两次在广东回家洗白,看到一位93岁的母亲。想到她对母亲的了解,黄旭华眼中流泪:人们常说中旭不是双重的,我说对国家的忠诚,是最大的孝心。

  \\ u0026

  在黄旭华致力于发展核潜艇的战场上,他的妻子李世英在他身后。

  \\ u0026

  这些年来,她一直欠她的家人,现在她做饭,我洗碗。黄旭华说。

  \\ u0026

  家庭情怀,蕴含着深厚而微妙的中华民族的情感黄旭华说:今生没有闲着的生活,生命属于属于祖国的核潜艇,无怨无悔!

  \\ u0026

  黄旭华说,当祖国需要我的殴打时,我曾经为自己的血洒光。当祖国需要我一点一滴流血的时候,我滴滴流淌!

  \\ u0026

  当人们称赞黄旭华为中国核潜艇之父时,他总是否认,说他们不能接受作为大家代表的荣誉挂在我身上。

  \\ u0026

  头发黑色的头发,仍然是冰川冰川。当记者问,如果生活能回来,你会怎么做?黄旭华眼中看着放心的记者说,我会选择投资祖国的核潜艇事业,也希望在困难的条件和困难的环境下发展,取得成功。

  \\ u0026

  \\ u0026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电子科技